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四月,谁念西风独自凉

四月,谁念西风独自凉
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。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纳兰性德
时常喜欢伫立于窗户前,默默地遥望彼岸,四月的心事便顷刻间泛滥成灾。我不知道,远方的远方,到底有多远?永远是什么?更不知道是何种情怀让彼此的心紧紧相连着,从不肯放下?
清声寂寥,夜半寒冷,遥远的彼岸总是有太多的不舍与纠缠,冥冥之中的注定总是与现实擦肩而过,然而,随着时光的推移,早已堆积成山的诺言传来了一声声不可一世的悠怨。像是一条悬在半空中的线,此端是我诉不完的痴语,彼端是你望不断的天涯,彼此交织着,从不过问结局会如何。
爱是一种遇见,绽放后,再无饱满艳丽的花身,只剩一身瘦骨嶙峋的刺,兀自舒展。
你忘了,你留给我的那些花儿。你忘了,你还会藏在远处默默地注视我。你忘了,那些经年的花开,会在时间的结缀下,荼靡我为你倾城的容颜。
曾经以为,可以把自己变成那只可以越过你的沧海的蝴蝶,但是百转千回后依然落到了原点,所有的一切都物是人非。抓不住那流逝的光阴,却妄想着可以在你的国度里,祈求着一种完美的结局,可以彼此相依取暖,时光里流淌着如水的音乐,我想悄悄地驻入你的心田,的呢喃,细细地耳语。若你心有我,一定会感受到一种心跳,跃跃而动,为你,为我
纤细的手指总是挽不住流年,谁的微笑刻画成永恒的瞬间?掌心拂过流年,即使在千年以后,那些永久的画面,依旧记叙着一段又一段销魂断肠的。
那些不能张扬的,被风吹落成一地的相思,松散成一丝一缕,再也堆积不到一起。那颗依旧为你疼痛的心,不再相信,可以温暖你,也不再守候你。没有你,那些思念,那些忧怨,那些徘徊在心底难尽的深情,都渐渐在流年里被搁置成空白了,无处躲藏的只是我越来越苍白、越来越单薄的思念。
就这样,让青烟散了心事,那已经走远的往事在眉眼间,拢了一弯如烟的轻愁,在那一场无痕的风里淡去吧!
青烟终于散去,只是在那一抬手的瞬间,便会撩拨起微凉的心事。谁也不知道,什么时候,心,才会与自己的灵魂不期而遇。也许,只有时间,自顾自地走着,在某个时候,它会循环往复,不经意间触碰到心最柔软的地方,总会轻轻地一痛。
有人说,任何一件事情,只要心甘情愿,都可以变得简单。我想,爱也是如此吧!于是,我心甘情愿地守着安静的烟火流年,感觉那样温暖如春。常常会在寂寂的长夜里梦见你,你对我说,我们都不曾离开,我们永远也不分开!梦里的你,是如此的清晰,自己,反而陌生,竟没有勇气去拥抱你,让这漫长的夜黯淡。
指尖流沙,滴滴而落,我不是蝴蝶,却很想飞越千山万水去看你。安静的时光,断不了的情,丝丝扣扣地萦绕在心头。若是你消失了,我该拿什么去回忆你?若是你消失了,我该如何原谅自己?若是你消失了,我又该如何轻舞笔墨,续写我们没有结局的传奇?
江南烟花小巷,北国寒雪纷飞,日光倾泻而下,茫然地站在古老的青板石路上,千万思绪集成一团,腐蚀明媚的笑靥。陌上花开,也曾拥有过美丽的笑容,如今该如何收藏?一场冷雨,散落一季花开,一夜相思,吞噬沧海桑田,那片刻的宁静,何时才能回归?
巷口的丁香依然幽幽地在雨中结着愁绪,抬起头却已看不到那时的花开。浓浓的暮色中,幽深的长巷越发幽深。惟有细雨,依旧缠缠绵绵、淅淅沥沥。
夜深映微凉,辗转难入眠。一段感情,太过在乎的结果莫过于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。当一切都尘埃落定,再回首时,才会发现,自古多情多烦忧。
茫茫人海中,你洋溢的微笑,百媚倾生的回眸,定格在我的脑海,丝丝心动。依依目光,流连忘返,奈何有缘无份。
假如有一天,我站在你身后,任冷风吹干岁月,碎梦成殇,你会不会突然转过身向我微笑,然后牵起我的手,轻轻地拥我入怀?假如有一天,我默默地目送你离开,任泪水泛滥,无语呢喃,你会不会出现在背后,然后告诉我,我们之间有永远?假如有一天,我失去了你所有的消息,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此情已尽,童话落幕?
也许,我是等待在你今生必经之路的那一朵清素的小花,千年的等待,只为这一世的回眸。曾经,一度地问自己,走过,笑过,哭过,路在何方?回忆已经走投无路。寻你,望断天涯;等你,地老天荒。或许我们的指尖划过的故事太多太多,岁月和十指相扣,有时,却怎么也扣不住天长地久。如果这就是爱情,我不懂得,是沉默,还是要痛哭。
试图抹去藏在心底的疼痛,但平静的夜,再一次出卖了自己。擦肩而过的孤独,俗世红尘中,谁人能懂?曾经的以为,当时的寻常,于今却如此的落寞。那背影,模糊了街角寂静的路灯,或许,一切早已结束,但却逃不脱那已经湿了的眼眶。这沧桑尘寰,到底还需要多少人的眼泪去祭奠?
醉梦流年,我顺着玉兰花瓣的忧伤,在水墨丹青里,再画你我的无悔缠绵。落红孤寂盘旋,不舍的,是似水流年里的深情。韶华飘渺,西子湖畔,断桥离殇。今夜,请借我一抹微笑,摆渡这沧桑尘寰。
日月浮沉,西风卷帘,凋了林花碧树,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长恨当歌情已逝,无尽落寞谁人知。
悠悠情思,谁能斩断?滴滴情怀,向谁倾诉?漫漫红尘,情归何处?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漫漫长夜,谁念西风独自凉?
原创作者/倾城绝恋
随机推荐: 领取优惠券 优惠券 优惠卷 礼品券 米秀
相关的主题文章:
返回列表